2017对一些O2O平台的生死大考验

站长新闻 2019-11-03

2016年末,中国商业史上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。11月25日,浦东联洋年华小区一位女租户报警,称自己被美团一名外卖配送人员强奸了。

小区物业公司掌握了嫌疑人的监控影像。这位女租户,那段时间叫过4次美团外卖,每一次都是嫌疑人送餐。事发当天,也是他来送餐。有到现场采访,小区居民说:“事发后当事人当场逃跑,美团的箱子还留在事发地附近。”

随后,美团的回应,却完全撇清了关系:“经过排查,已初步确定不是美团外卖配送员工,同时也在积极调查此事。”是否为公司员工,一查便知,何来“初步”二字?所幸嫌疑人俞某很快被抓获,并从押解回沪,相信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。

外卖是,的个人信息,一定程度上是裸露的。任意一个配送人员,不管是什么背景,也不管有无犯罪历史或心理疾病,都能轻松掌握你家门牌号码。仔细想想,还真是一件让人恐怖的事情。要知道,联洋年华小区已经是较为高档的小区,物业安全保障也还算充分。

如果O2O带来的不是便利而是强奸,这样的O2O不要也罢。

因此,O2O的管理审核至关重要,消费者不可能知晓外卖配送人员的素质,这些需要O2O平台完成。显然,美团这方面失职了。美团配送人员的准入标准如何,是否对配送过程中的行为有充分监管,都值得反复追问。

团购走到尽头

美团从所谓的新经济代表,走到如今无法规范约束一个小小的外卖配送人员,显现出了溃败迹象,本身亦随之跌落神坛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其实背后有更加深层的原因。

简单来说,团购这种模式走到了尽头。美团起家团购,是从“千团大战”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。但实际上,团购的本质就是低价,通过较低的或服务,吸引更多消费者。因此,美团与线下商户之间的博弈关系始终存在。只不过团购市场未定鼎时,平台和商户之间还算平等。为了争取商户,平台有时对商户还有拉拢之意,比如提供一定的补贴。

可当美团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,为了追求交易额,就开始压榨线下商户了。不少和商家对此敢怒不敢言,最有名的是江苏盐城一家名叫“首领我家酸菜鱼”的餐馆,店主曾经无比心酸地撰文,叙述美团如何让自己在两个月内损失惨重。

美团要求这家店开业的第一个月,实行全面5折优惠。但店主月底盘点,发现不但没有,反而亏了20万元(折扣幅度实在太大,无法覆盖成本)。无奈之下,店主要求把折扣提到7.8折。软磨硬泡,美团的业务员答应了,但最后的结果还是亏损。

此后,业务员不同意继续调整折扣,还威胁店主说,如果敢与其他平台合作,就将餐馆从美团和。因为之前已经投入了不少,店主只好硬扛着又坚持了一个月。最后扛不住关门了,两个月总共亏了66万元。

更要命的是,美团合并大众点评,成为“美团点评”之后,有地对商户大幅提高佣金比例。这一做法,迅速榨取商户本就不高的利润。从今年7月开始,杭州的KTV,就陆续接到通知,佣金比例要从原来的3%直接提升到8%到12%(佣金比例根据销售业绩分档)。这让KTV企业很难接受,根据杭州文化娱乐业协会提供的数据,,要求在美团平台下线的量贩KTV,比例高达80%左右。

可当KTV企业提出下线要求,美团的反应极其缓慢,即便律师多次交涉,要求暂停团购产品销售,美团也无动于衷。不明就里的消费者,仍然在团购,到门店无法消费,首先就把责任算在KTV企业头上。这对企业经营,造成了很大困扰。美团的种种做法,印证了线下商家最大的一个担心:平台大到一定程度,缺乏制衡,进而形成垄断,就会“店大欺客”。

失去机会窗

美团不遗余力提高佣金抽成,是为了财务数据更好看,以便冲击上市。今年7月,王兴发布内部信,宣布新的组织。美团未来要更加关注营收和能力,销售将以营收作为业绩,而不是以交易额作为业绩。

一句话,王兴认为跑马圈地的时代已经过去,现在到了赚钱的时候。

评论 (0)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