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游记番外:再给我一千年,一万年我也不后悔

站长新闻 2019-05-14

【壹】

“猴哥,取完西经,你想干什么?”

“我当然回我的花果山,当我的猴代王。”孙悟空举起金箍棒指着天。

唐僧勒马停住:“猴子你别乱指,不然上头又告你有造反之意。”

“那又怎样,我孙悟空五百年前闹过,现在照样敢闹,啊!”

只见孙悟空双手抱头,满地打滚。“和尚,这你都念咒,是不是有病啊。”

“我没念啊,有没有搞错,最近你头上这紧箍总是无缘无故自己发作,怪我咯。”唐僧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画面。

这时只见一人影冲过来抱住孙悟空就是一顿爆打:“死弼马温,当年老子的神仙当得舒舒服服,你不好好的在蟠桃园睡觉,跑到蟠桃会来捣乱,害得我不小心打碎了杯子,被罚下凡间,每日受500飞剑穿心之刑,你丫的……”

悟空挣脱出来,抓起沙僧的手臂,一下扔到了十米开外。沙僧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,嘴里喃喃细语:“我想回到天宫,跟那些兄弟喝酒……”语气中竟然带着哽咽。

此时孙悟空半跪在地上,颤抖着慢慢的松开紧握紧箍是双手,放到眼前,看了许久,轻轻的叹了口气。站起摇摇晃晃的朝前走去,捡起刚刚扔掉的金箍棒,温柔的抚摸着,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,忽然感觉金箍棒的光泽没有了大闹天宫时那般耀眼。

“琉璃盏不是普通的器具,难道你没想过为何会碎吗?”孙悟空说道。

“哈哈哈,老沙,当年你可是卷帘大将,是不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。”猪八戒靠着一棵树,口水乱飞。

那边的人还是在喃喃自语。

“好烦,我出去散散心。”孙悟空不知飞向了何方。

唐僧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似乎早已习惯,下马躺在地上翘起二郎腿:“八戒,为师饿了,给我找吃的去。”

“靠,这本来是那弼马温的事,天准备黑了,你知道俺晚上不干别的。”猪八戒大模大样的道。

“那随你们了,饿死为师,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再回到天庭当神仙。”唐僧翻个身,像睡着说梦话似的。

天慢慢黑了,一抹光从某处探出头,一点一点,像害怕出来。猪八戒坐在树下,深情的看着那一抹光,最后透过树枝间的缝隙印在了猪八戒的脸上,泪痕清晰:“还回得去嘛?月仙子。”

【贰】

五百年前

“月仙子,我乃掌管天河的天蓬元帅,不知仙子总是在我这天河附近干嘛?”

“打扰元帅了,我在那月宫上甚是无聊,出来看看风景。”

天蓬拱手道:“那不打扰仙子了。”

“等等,元帅可否陪我一起?”嫦娥落寞道。

“好啊 ,那就由我带仙子领略下这天河的美景。”

凌霄宝殿,玉皇大帝:“卷帘,我叫你帮我监视嫦娥仙子,情况如何啊?”

“回禀玉帝,近日很多人都看见嫦娥仙子跟天蓬元帅在一起闲逛。”卷帘大将的语气很是谄媚。

听闻此言,玉帝拍案而起:“哼,我都摸不到嫦娥的手,他一小小元帅凭什么,来人,给我叫来这二人。”

“天蓬,你可知罪?”玉帝怒斥道。

“我何罪之有?”在大殿中央,天蓬没有跪下。

“我命你在天河驻守,为何去骚扰嫦娥仙子。”玉帝咄咄逼人。

“我可没有做这地下贱之事,只是有人做了,还在装作好人吧。”

“你……你这厮,别以为天河少了你会如何。”

天蓬气势突然上涨:“哼,做了肮脏龌龊之事还在装好人,月仙子都告诉我了,凭自己大帝权利,欺负一个女子,你不配!”

“你不想当神仙了嘛!”玉帝站起双手撑在桌上大喊道。

“哼,要是做神仙像你这样,那我不当也罢。”说完天蓬温柔的拉起嫦娥的手,转身走出了大殿,脚步坚定。

“你……你,啊!”玉帝气得胡子都飞了起来。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贬你下凡,看你怎么跟嫦娥相会。”

一旁看完全程默不作声的卷帘时刻走到玉帝旁,满脸的奸笑:“天蓬如此侮辱您,不如让他变成一畜生,永世不得为人。”

玉帝因为怒气挤在一起的脸慢慢的松弛开,望向卷帘的眼神满是欣赏,同时内心也对这个小人有了警惕。

天蓬因骚扰嫦娥和侮辱玉帝的罪名,被贬下凡间,投胎时被玉帝指示的鬼官推入畜生道,出生为猪。

【叁】

一路散心的孙悟空忽见一村庄,顿时感觉肚子咕咕叫,便一个跟头落地,变身一道士向村口走去。

村子周边绿树环绕,孙悟空想起了花果山,好像很久没有回去了,等等回去看看猴子猴孙吧。

村口有小孩在玩耍,看见陌生人,一男孩叉腰质问道:“你是谁,从哪来,来我们村干嘛?”

悟空双手抱拳,轻微弯腰道:“贫僧云游四海,路过此地,讨点斋饭吃。”

“原来是讨饭的。”男孩有点嗤之以鼻。

悟空也不气恼,因为自己变得这一身道袍实在是有点寒酸。旁边一小女孩见状笑了笑,跑进了村子,不久便手捧两个窝窝头回来,递给自己:“诺,给你吃的。”脸上几处泥巴随着笑容荡漾开来。

“你们这是在玩什么呢?”孙悟空蹲在这些小孩身边,吃着馒头。

之前的男孩一脸骄傲:“这你都不知道吗?我这泥人可是那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。”

“噢,齐天大圣?”孙悟空似乎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名讳。

“怎么你连齐天大圣都不知道吗?齐天大圣孙悟空,身如玄铁,火眼金睛,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,一个筋斗云啊就是十万八千里……”男孩拿起手里的泥人挥舞,小小的人手上插着一根棍子。

悟空顿住了,脑海里仿佛有什么飘过,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。五百年前自己为了什么大闹天宫?如今怎么踏上了取经之路?

“道长,道长。”小女孩拉了拉脏兮兮的道袍,把孙悟空的思绪拉了回来。“你知道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后来怎么样了嘛?是不是已经死了。”

“你们都说了他长生不老,怎么会死呢,他好像被人救出来了。”

“是嘛,那他肯定又打回了天宫对不对。”男孩举起泥人朝天一指。

悟空脑袋突然疼得要命,馒头已丢跌落在地,双手抱头:“啊……我……我怎么没有打回去呢?”

“道长你怎么了,我问的是孙悟空。”

悟空激动的站直了身子,抬头望天,满眼仇视。

忽然,天色异变,顿时乌云四起,恐有压城之势,吓得孩子们哇哇大叫跑回了村子。

悟空感觉很熟悉,很多年以前自己就是这样对抗着天庭十万天兵天将。可怎么被一座山压了五百年,出来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?

悟空一跃,消失在了天空。

【肆】

“哎,猴哥你回来啦,不知这趟远游,领悟了什么诗词歌赋嘛。”猪八戒躺在了树下,还没睡醒。

“你这死猴子,这都中午了,跑哪里去了,也不说带点吃的回来,饿死为师了。”唐僧起身拂拂袖子。

悟空低沉着脸,站着直直的,手持金箍棒入土几分。

“咦,你怎么站着不动,一脸的杀气,过来,让为师为你化解一下怨恨。”唐僧在化解二字上加重了语气,嘲笑与讽刺飘荡在空气里。

“你当初为什么要救我?”声音沙哑。

唐僧砸了砸嘴,“我怎么知道,观音要我救的,你以为我想吗?我没事要去取什么真经,我……”

唐僧停止了说话,因为他已经死了。

凶手正站在旁边,手持的棒子上流淌着鲜血。

“哈哈哈,师傅死了,猴子你真棒,我早就想杀了这个秃驴了。”猪八戒打开行李袋子,“来来来,行李分分,散了吧。”

一股劲风扫过,抬头迎接他的是火红的棒子。

“怎么,你还想敲死俺老猪?”

悟空收回棒子,朝天空一跃便消失。

猪八戒看着他的残影,朝地上吐了一口痰,“老沙,你回你的流沙河,我回我的高老庄咯。”

老沙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切。

沙沙声从身后的树林子里响起,猪八戒猛回头,拿着半边馒头的孙悟空悠闲的走来。

“咦,你怎么又回来了,这里可没你的行李。”

“什么行李,老猪你在干嘛?师傅呢?”

“哈哈哈,猴子你失忆了嘛?还是想确认师傅死没死,真是幽默啊。”

“师傅死了?你他妈在逗我嘛。”

时间略过……

“原来如此,有人变成我的样子杀了秃驴。”

“你是不是惹了哪路神仙,幸好不是变成我这个俊模样。”猪八戒擦了擦口水。

“你们在这里守着师傅,我去地府问问。你可别让我杀到高老庄。”

地府大堂。

“老官,你可曾看见我师傅的魂魄?”孙悟空躺在椅子上。

不远处跪在地上的阎王瑟瑟发抖,不明白这位闹事王怎么有闲心跑来地府玩耍,听闻其问话,语气不寒而栗。“我…我没看见,今天我批阅的死人,没…没有看见唐僧。”

“不会吧,人都已经死了,魂能游荡到哪里去。”

“唐僧有观音关照,谁敢杀他?”阎王抬头瞄了一眼,语气已没有刚才那般慌张。

“不知谁变成俺老孙模样,蹭我不在时打死了他。既然他没来这里,那我再去别处寻寻。”说完,便化作一缕轻烟消失了。

阎王终于能够站了起来,这般低头之势,怕是要追溯到五百年前。

“哼!没想到你孙悟空也有今天。来人,准备一下,我要去一趟南天门,禀告玉帝。”

悟空此时很郁闷,不知哪里半路杀出的妖怪要这样坑自己一把,任务物品没了,无法完成,上头不好交代。

他在空中不知飞向何处,好像哪里都容不下他。

凌霄宝殿。

“玉帝,情况就是如此,那孙猴子似乎已经造反了。”说话的正是之前那个瑟瑟发抖的阎王。

玉帝眉毛快挤到一起了,观音见状,言语激动:“玉帝,此猴怕是压制不住了,尽早解决掉他吧。”

“是啊,借此机会,出上百万天兵天将,让这个后患消失于天地。”托塔李天王心里想着,五百年前的耻辱今日势必要还回去。

玉帝听罢,想起当年自己躲在桌底的样子,扶案而起,语气冷漠带满了杀气:“出兵!”

回到老地方,猪八戒抱着行李在睡觉,沙僧蹲在白马旁喃喃自语。

悟空扫了一眼,“师傅尸体哪去了?”

“你走不久后,就不见了。”猪八戒翻了个身。

一脚把猪头踢飞,“不是叫你好好守着嘛,怎么还能被谁吃了!”孙悟空大骂。

猪八戒还没来得及还嘴,天空便黑云压下。

“孙悟空,你本奉如来之命,保护唐三藏去西天取经,为自己五百年大闹天宫的罪行赎罪。可如今却亲手打死唐三藏,意图造反,我奉玉帝之命来拿你人头。”李天王的声音穿透黑云,响彻天地。

“哼,原来是你们天庭的阴谋,嫁祸于俺老孙。既然你们说我造反,那我恭敬不如从命!”金箍棒直指云霄。

气势凌人,李天王有点后怕,这感觉和五百年前似乎一样。旁边的观音赶紧提醒道:“这猴子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已被压制。五百年前他天地所生,高于万物,不得杀之,如今时机已到。”

“插一句嘴,月仙子如今在何处?”紧张的氛围中,猪八戒突然开口,不再是嬉皮笑脸,恐有大将之势。

“呦,我说旁边怎么还有一只猪,以为是这妖猴的剩菜。”巨灵神手持宣花板斧,“原来是昔日的天蓬元帅,你可知在你变成畜生的那一刻,嫦娥已被永远囚禁在月宫中了。如今你又成了造反之人,真是造化啊。”

“你……你们,忍了这么多年,今天我要把失去的都找回来!”话音刚落,猪八戒的身影已冲到空中,九齿钉耙高高举起,砸向百万天兵。

嘣!一身巨响,猪八戒被打落,一人之势难敌百万。

他慢慢爬起,鲜血流淌在愤怒快扭曲的脸上,此刻的他像一尊杀神,只为找回自己心爱的人。

“我不服!我不服!”再一次的冲天而起,再一次的跌下。

天兵们有点怕了,看见自己曾经的统帅,像疯子一样赴死,感觉要拉自己同归于尽一般。

猪八戒慢慢的爬不起来了,双手紧握着钉耙,半跪在地。“你们……可知,月……仙子许我天宫那几年,便是我的……一生。”

“我还要再战!”猪八戒欲起身,一只手按住了他肩膀。

“老猪,到俺老孙了。”

“呵,猴子,我想再看你大闹天宫,闹他个天翻地覆,闹他个鬼哭狼嚎!”

“待我休息……一下,我定陪你。”猪八戒低头,小声哭泣。

“哈哈,你还是一旁待着吧,我怕不小心伤着你。”

冲天杀去的残影没入人群中,一身巨响,光芒万丈,天兵们像下雨一样散落四周。

“还不够,还不够,来啊!让我杀个痛快。”金箍棒指向苍天。

“孙悟空,你难道忘了头上的紧箍咒?”观音的语气充满了嘲笑。

猴子一愣,瞬间感觉头上的金箍迅速的在合拢,拼命的挤压着,头快爆了。

“啊!”浮在空中的身影此刻仿佛全身在抽搐,双手抱头,上下翻腾。

“给我上,用尽一切手段,灭了他。”李天王等这一刻,太久了。

金箍棒跌落在地,孙悟空无法还手,金箍越收越紧。在这一刻,疼痛使他变成了一只野兽,面目狰狞,张着满口利齿,撕咬着敌人。

他最终还是倒下了。

衣衫破碎,全身鲜血,双手紧抱头,翻滚着,嘶吼着。

一只脚用力的踩在孙悟空头上,“呸,孙悟空,你也有今天,你可曾后悔五百年前?”李天王赢了,昔日耻辱一脚踩碎。

战斗结束了,无人再战。

猪八戒看着这一切,“唉,还是败了吗?不知还能不能见仙子最后一面……”

血腥残忍的气氛突然被打破。

“报……报!”一人影出现在空中,“孙悟空他……他已打到南天门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李天王看着脚下,怀疑这人是不是瞎子。

可是下一刻他就飞了起来,背上的鞋印清晰可见。

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,像看见了恶魔,一个跟孙悟空一模一样的魔鬼,只是头上没有金箍。

所有人都傻了,原来真的有两个孙悟空

可下一秒他消失了,地上的孙悟空还没来得及看清他。

悟空……”

让人心安的声音。

“师傅。”孙悟空看见了唐僧,他就站在自己身边,双手合十,安然无恙。

悟空,活在这世上,不就为了自己么?当日我救你出来,便看透了你的内心,他们骂你,欺你,打你,只因你是你自己。神仙管不了你,你便是妖,杀不了你,你便是魔。可殊不知,你只是想做一只猴子罢了。”

“师傅,弟子有罪。”

“阿弥陀佛。不,你没罪,有罪的是他们。”唐僧语气突然变了,变得锋利。“一群自以为是的神仙,以为掌控了天地,我唐三藏第一个不服。”

“今日,你且战吧!”

悟空浑身一震,仿佛失去了知觉,感受不到金箍的疼痛。朦胧中,他看到了自己在花果山水帘洞,里面坐着一人。

“你是谁,怎么和俺老孙一模一样?”

“我便是你,你便是我。”

“冒充我,还打死师傅,看棒。”孙悟空忽然发现金箍棒已不知何处。

“师傅还活着,那只是用来逼迫你的手段。我是你五百年前留在这水帘洞的一魂一魄,你怕迷失了自己,便留下了我,五百年了,是时候找回你的内心了。”说完便消失不见。

悟空什么都想起来了,他缓缓走出水帘洞,外面的猴子猴孙们一拥而上叫着“大王”。

是的,他只是想做一只猴子,平凡的猴子。

【伍】

“快,还愣着干嘛,趁现在,杀了孙悟空。”李天王咆哮着。

没人敢靠近,因为孙悟空已经站了起来。

头上的金箍燃烧着,火焰慢慢的布满了全身。突然间,冲天的火焰燃起,似乎要烧穿一切。

啊!随着一声呐喊,火焰全部被吸了回去,一人影踏破虚空。

头戴凤翅紫金冠,身披锁子黄金甲,脚踏藕丝步云履,手持如意金箍棒!

和五百年前一样,只是头上少了紧箍。

“齐天大圣,他……他又回来了。”巨灵神一溜烟跑得没影了。

“就算再给我一千年,一万年,我也不后悔,来吧!”

天空突然被一道巨大的闪电划开。

悟空一跃而起,冲向苍穹,以无可阻挡的气势和疯狂的姿态冲毁着他眼前的一切物体,诸神在这狂澜中支离破碎。

南天门已碎。

凌霄殿已塌。

诸神的宫殿分崩离析。

狂风中的身影肆虐着,身后是燃烧着的天穹。

这一刻,千万年之后依旧是传说!

“玉帝老儿,拿命来。”

玉帝最后一眼的世界被金箍棒充斥着,“快……快去请如来佛祖。”

怎能忘了西游?

评论 (0)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