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会拥有中国境内第二个迪斯尼乐园,且必然比香港大上几倍,这该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吧。如果对香港来说那是一个噩耗,民间应该早有心理准备,政府该有策略应对。 ...
  中秋前后是北平最美丽的时候。天气正好不冷不热,昼夜的长短也划分得平匀。没有冬季从蒙古吹来的黄风,也没有伏天里挟着冰雹的暴雨。天是那么高,那么蓝,那么亮,好像是含着笑告诉北平的人们:在这些天里,大自然是不会给你们什么威胁与损害的。西山北山的蓝色都加深了一些,每天傍晚还披上各色的霞帔。 ...
  很喜欢「生活家」这个词。第一次在西湖湖畔看到这三个大字赫然镌刻在一块西湖石上,心弦被轻轻拨动。因为一段时间,这三个字总是在心中若隐若现,逐渐成形。一旦看到它竟然被公然提出,就有了画龙点睛之感。隐隐还有一种天机被泄露的感觉。   「生活家」这个词,第一眼看去,会令人产生罪恶感。 ...
  有那么一个精神病人,整天什么也不干,就穿着一身黑雨衣举着一把花伞蹲在院子里潮湿阴暗的角落,就那么蹲着,一天一天的不动。架他走他也不挣扎,不过一旦有机会还会穿着那身行头打着花伞蹲回原位,那是相当的执着。很多精神病医师和专家都来看过,折腾几天连句回答都没有。于是大家都放弃了,说那个精神病人没救了。 ...
  在喝酒的地方看见女人在哭泣,心中会勾起极大的兴趣。哭泣者如果是一个中年丑女,就再也没有这么丢丑的事了。要是希姆来(纳粹第三头目,党卫军首领。),马上就想枪毙她。   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这样占便宜呢?无论是哭泣还是发火,都会得到宽容。   发火,就更明显了。丑女发火没有效果,大家只会笑。如果还发得不肯罢休,就遭人嫌了。 ...
  人类是从猴子进化来的,但那是几百万年前的猴子,与现今吱吱喳喳在树林子里叫着的已是很远的本家了。人与猴子已经有许多不同。人能直立,说话,手拿器具,身上无毛而有头发,这与胡须爪甲都会生长,这一点特别与别的生物不一样,是很有点奇怪的。 ...
  耶诞节前几日,邻居的孩子拿了一个硬纸做成的天使来送我。   「这是假的,世界上没有天使,只好用纸做。」汤米把手臂扳住我的短木门,在花园外跟我谈话。   「其实,天使这种东西是有的,我就有两个。」我对孩子夹夹眼睛认真的说。   「在哪里?」汤米疑惑好奇的仰起头来问我。 ...
  每个人可以说都有一个「人生观」,我是以先几十年的经验,提供几点意见,供大家思索参考。   很多人认为个人主义是洪水猛兽,是可怕的,但我所说的是个平平常常,健全而无害的。干干脆脆的一个个人主义的出发点,不是来自西洋,也不是完全中国的。中国思想上具有健全的个人主义思想,可以与西洋思想互相印证。 ...
星期天,你享受着难得的清闲,打算看会儿书,听点儿音乐。 你拿出新买的碟,正在拆包装,手机铃声响,你看着屏幕上跳跃的名字,根本不想接,可铃声不依不饶,你叹口气,接了。 明明厌烦,接通的刹那,你却解释:“对不起,我刚在洗手间。 ...
一 一个青年和一个姑娘在公园里散步。正是春天的黄昏。 黄昏和春天使北方的公园变得滋润了,脚下的黄土放散着苦涩的香气。 姑娘留意着路边的长椅,长椅上都是青年和姑娘。 小时候她常来公园,中学时也来过。那时她不注意椅子和椅子上的人,她爱看鱼、花、树、猴子、孔雀。今天她第一次想拥有一只长椅,一只安放在僻静角落的空椅子。 ...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