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,因为生活上的原因,我搬到一个远亲弟弟家,和他一起住。弟弟的房子在艺术家和图书馆员集中的小区。那里远离市区,人们经常把垃圾和脏水倒在离小区门口不远的地方,加之冬天寒冷,小区门口结了厚厚一层冰。在这里,虽然生活条件没有城里好,但安静的环境能让我更好地观察生活,潜心写作。 一天,这样的安静被孩子们的叫喊声打破了。 ...
朋友暗恋一个已有男友的女孩,心乱如麻,无法安定情绪,每次想起她便会心神缭乱,然后自怨自艾,觉得自己很无用。 每个人大概都这样恋爱过吧。当所爱未能在身旁,你会否定自己,感到人生失去意义。可以把负面的情绪反过来利用吗?心乱时,学习转化能量,感谢对方让你有挂念和爱慕的机会和勇气。 ...
从淮海路的花园酒店出来,往东台路走,见一菜市场,即请司机停下。到任何地方,先逛他们的菜市场,这是我的习惯。菜市场最能反映该地的民生,他们的收入如何,一目了然。聘请工作人员时,要是对方狮子大开口,便能笑着说:“依这个数目,可以买一万斤白菜啰。 ...
亲爱的宝宝: 我小时候被很多残酷又迷人的爱情故事暗暗地吓过好几跳,虽然那时还没恋爱,但已经觉得这玩意似乎是未来人生的重要戏码,来势汹汹,才会到处埋伏下这么多郑重宣告“即将上映、不容错过”的预告片。 这些爱情故事里,有一个古中国的,非常冷酷。 ...
我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对食物充满好奇心,而且十分谦逊宽容的人了。面对任何陌生的食物,我都愿意尝试;就算遇上了一时难以下咽的东西,比如说墨西哥那种封存了一整条白色肥虫的透明棒棒糖,我都会告诉自己,这只是习惯的问题,然后学着爱上它。可是有一种食制,无论如何,我真没办法欣赏,那就是犹太人的传统Kosher了。 ...
再凑一个便可。再凑一个,他就会被载入史册。再凑一个,他就是天下第一!再凑一个,他就会成为这些人中最最了不起的。 可是也不容易。每次杀人后警察便距他更近一步。套索已经上身,并且在收紧。他留下的气味儿越来越热乎,被人逮住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。他还有很多事儿要做,还有那么多事儿没有做完。 事情并不像所有那些报纸描述的那么简单。 ...
读新凤霞的回忆录,时常觉得有趣。比如她写过一把小茶壶,好像说那是跟随她多年的心爱之物,有一天不小心被她给摔了。新凤霞不写她是怎样伤心怎样恼恨自己,只写不能就这么算了,“我得赔我自个儿一把!”后来大约她就上了街,自个儿赔自个儿茶壶去了。 ...
他一进门,就出来一个白发老头。青年推销员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。 “喔,喔,可回来了。你毕竟回来了。” 老头脱口而出。 “老婆子,快出来。儿子回来了,是洋一回来了。很健康,长大了,仪表堂堂!”老太太连滚带爬地出来了。只喊了一声“洋一!”就捂着嘴,眨巴着眼睛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 ...
抢匪把他要告诉银行出纳员的话写在小纸片上,他一手握住手枪,一手将纸片递过去。第一张纸上写着:这是抢劫。因为金钱和时间一样,为了活下去,我需要更多钱,所以,把手放在我看得见的地方,不要按任何警报钮,否则我就让你脑袋开花。年纪约在二十五岁左右的女出纳员感觉到,排列在她生命之路上的灯,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亮起。 ...
虽说“背脊向天人所食”,中国什么也可以入馔。 ...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