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个冬天,在京西宾馆开会,好像是吃过饭出了餐厅,一位个子不高、身着灰色棉衣的老人向我们走来。旁边有人告诉我,这便是汪曾祺老。 当时我没有迎上去打招呼的想法。越是自己敬佩的作家,似乎就越不愿意突兀地认识。但这位灰衣老人却招呼了我。 ...
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我的夏天总是在得克萨斯州祖父母的农场中度过。我帮忙修理风车,为牛接种疫苗,还有其他家务。在那的每天下午,我们都会看肥皂剧,尤其是《我们的日子》。我的祖父母参加了一个房车俱乐部,那是一群驾驶Airstream拖挂式房车的人们,他们结伴遍游美国和加拿大。每隔几个夏天,我也会加入他们。 ...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