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近几年所做学术回顾中,我曾说到对当初不得已地选择学术心怀「感激」;说到这种选择正是在作为「命运」的意义上,强制性地安排了我此后的人生;写到了那种「像是『生活在』专业中」的感觉,也写到了「认同」所构成的限制。我以为,学术有可能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方式:经由学术读解世界,同时经由学术而自我完善。 ...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