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意识中,母亲像一棵树,父亲像一座山。他们教育我很多朴素的为人处世的道理,令我终生受益。我觉得,对于每一个人,父母早期的家教都具有初级的朴素的人文元素。我作品中的平民化倾向,同父母从小对我的教育和影响密不可分。 ...
  我是猫。还没有名字。   你问我是哪里出生的,那哪能记得。就记得独自一人在阴暗潮湿的角落奶声奶气地哭。正是在这个角落,我第一次与「人类」相遇。后来才知道,当时遇见的,是人类中最狰狞的穷学生。听说他们经常把我的同胞们抓来煮着吃。 ...
晚上喝了三杯老酒,不想看书,也不想睡觉,捉一个四岁的孩子华瞻来骑在膝上,同他寻开心。我随口问:「你最喜欢甚么事?」 他仰起头一想,率然地回答:「逃难。」 我倒有点奇怪:「逃难」两字的意义,在他不会懂得,为甚么偏偏选择它?倘然懂得,更不应该喜欢了。 ...
Top